当前位置:您的位置: 首页 > 学生天地 > 正文

【军旅之星】大类2004班贺虎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16日 10:10 作者: 来源: 访问次数:

贺虎,男,汉族,云南昆明人,中共党员,数计学院大类2004班学生。曾于2019.09-2021.09服役于中部战区某集团军某合成旅。荣获全新兵连双杠摆动臂屈伸第一名,综合军事训练第一名,被评为新兵连“训练标兵。”荣获嘉奖两次,获新时代“四有”革命军人光荣称号。曾参与国际军事比武协助任务与军事演习等重大任务。现任退伍大学生协会宣传报道组组长。


                       班长为我洗脚 这是军营独特的关爱

2019年9月11日,轨道上的风景不断向身后驶去,看着手上仅有的一个黑包,一身仅有的迷彩,加上兜里揣着的一百块钱。18岁的我,就这样踏上了部队的军列。军列从白天行驶到黑夜,城市的霓虹灯和喧嚣也逐渐消失,军车在荒野深处驶进一个偏僻的村庄。除了远处的犬吠,只留下军车驶过的车辙。夜幕早已落下,一下车,北方湿冷的天气让我这个南方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快下车,到站了,所有人员提上黑包带到大礼堂”,接兵干部铿锵有力的命令让原本寂静的夜一下子沸腾起来。

没过一会儿,一个体型瘦小、面部黝黑的班长走过来,接过我的黑包,把我带回了营房!我心想,他可能就是我的新兵班长了。

走在落叶飘零的白杨树道路上,没有灯光,没有交谈,只有脚步声在回荡。突然一阵掌声响起,点燃的鞭炮响彻天际,为整个夜晚带来了难得的欢快。原来是班长们过来接兵进连,看着大家脸上堆满的笑容,我内心也充满着莫名的激动。班长把我领进了一个小屋,随后便出去了。没过一会儿,班长笑呵呵地端着一个黄色脸盆走了进来,脸盆上方冒着热腾腾的热气。

“以后,我就是你的新兵班长!把鞋脱了,泡会儿脚,山西的秋天和冬天一样冷,别冻坏了!”说完话,班长便把脸盆凑到我脚边,顺便转身拿出了一件大衣披在我的肩头。这些举动虽小,但让此刻对一切都还是陌生的我来说异常的温暖和感动。

“你给每个兵都会打一盆热乎乎的泡脚水吗?”

“这是我第一次带兵,你又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兵……对了,别跟他们说我给你打过洗脚水!不然以后几个月小心我练你!”说完他嘿嘿地笑了。在随后的聊天中我才得知,班长比我大8岁。看着黝黑的班长,我对部队一下子充满了期待与激情。一盆洗脚水,也让我在寒冷的山西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温暖!

 

为了第一名,我拼到晕倒

为了提高训练水平,全体新兵进行了一次体能综合训练考核,我排名第三,我的心中有一点点洋洋得意。没想到,排长却把全体人员集合到楼前,狠狠地批评了我一顿。

“以为拿了名次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不要为自己取得一点点小成绩就骄傲自满!全军优秀的人多了。”

“部队只记得住第一名,记不住第二名!”

说完后,排长下了解散口令后便扬长而去。我发现自己的脸火辣辣的……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有丝毫的骄傲和自满。眨眼之间,全体新兵的军事比武开始了。军事比武主要包括两项军事科目。一项是单杠,另一项是双杠摆动臂屈伸。由于两项科目同时开展,我抱着“突出一项”的想法,报名参加了双杠摆动臂屈伸。该科目在新兵连考核期间满分也就不到10个人,很多人3个都做不了,而我那时已经能做20多个。


 

参赛前,班长告诉我按照以往的规律,只要达到50个,就能稳保前两名。在平时的日常训练中,我的极限最多达到28个,就再也没有突破过,班长定的目标让我内心充满了慌乱。

军事比武如期而至,考官在宣布比赛规则之后,比武便如火如荼地开始了。几分钟后,一组组骇人听闻的数据便扑面而来。有的做了30个,有的做了40个,还有的甚至突破了50个。周围的战友们一边鼓劲,一边激动地大喊大叫。后来,连续几个人的水平都保持在55到60之间,整个比武场的气氛一下子热烈起来。突然,我听到有人兴奋地喊“78个”!那个参赛的战友拼劲全力拉到78个后,便直接摔下了杠,多亏一旁的人托住,才没有受伤。看着刚刚摔下来的战友满头大汗,眉头紧锁,嘴唇发白,表情痛苦,我的心一下子揪得紧紧的。

最终,我上杠了,班长在一旁亲自保护。一鼓作气的28个之后,我的手臂就渐渐失去了知觉。现在,我已经失去了之前的冲劲,只能咬着牙,一个一个地慢慢拉伸,用慢动作改写我的数字。一边的考官与战友们看得几乎失去了耐心。

好不容易熬到35个,我已经感觉不到双手的存在,那一刻,我特别佩服那些做了40个的战友,那是得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坚持到最后。最后,每做一个,我都要在单杠上垂挂好半天,这使得周围的人也渐渐不耐烦起来。我挣扎着做到了45个,心想,这已经是我极限的极限,够了,放弃吧。班长还在不断地给我打气,我却什么也听不见,意识逐渐模糊,只看得到班长紧张的面孔。疼痛传遍了身体的每一个毛孔,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贺虎!别放弃,快再来一个,我相信你!”班长歇斯底里地喊道。迷迷糊糊中,“我相信你”四个字一下子让我清醒过来,我甩了甩沉重的头颅,迎着班长充满期待的眼神。

“第一名是几个?”我发了疯地不断追问班长。

“78!78!”班长也大声地反复回答我。

随即,我不知哪来的力气,身体的疼痛一下子消失了,我闭上眼睛,任由身体在单杠上抽搐,抽搐中不断增加个数。为了不让自己晕过去,我不断询问班长第一名是几个……最后,我的身体再也撑不下去了,我就像纸片一样,瞬间从空中飞了下来,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班长坐在床头,他简单地询问了我的身体状况后,甩出一句话:“第一名!你做了79个!过几天,记得参加颁奖仪式!”

 

军人天生崇尚荣誉 我上道了

酷暑降临,拉练成为部队的常态。每天早出晚归,路上吃不完的灰尘,晚上看不腻的星辰。体能训练如同部队的一日三餐,必不可少。7月正直酷暑时节,野外拉练,哪里都是训练场。那天我记得尤为清楚。又到了体能训练时间,所有的训练体能“花招”早已经玩了个遍,值班员想起了小比武,真是说干就干,每个班推荐一个人进行平板支撑,奖励另说。我当之无愧的被班长推荐出来充当我们班的牌面!我定睛一看,原来每个班推荐的人都有两把刷子,每个人应该都能撑十分钟!随着值班员按下“死亡夺命表”,沉默的比赛开始了。为了荣誉,每个班长都是费劲心思,战友们也是趁机大捞“好处”。有的想用成绩换来一次逛超市,有的想换一次晚上的休息,也有的想减少一次周考……

时间一分一秒地在走,身上的汗水一滴一滴地在淌,11分钟的时候,终于有人坚持不住退出了。为了班级荣誉,战友们开始打心理战,互相劝对方弃赛。我的全身早已湿透,浑身不断颤抖,但我依然故作轻松地看着对手,对手也“轻松”地看着我,似乎要和我一“杠”到底。25分钟过去了,整个赛场只剩下我们两个人。30分钟、35分钟、40分钟,整个赛场还是我们两个人;周围的人在不断加油鼓劲,时间一分一秒的在走着。50分钟、55分钟,每过一秒,周围的气氛就活跃一分,60分钟后,我们俩谁也不肯服输。为了不耽误晚上的训练进程,值班员只好宣布我们两个人同时获得第一!

后来,班长问我怎么那么拼?我却疲惫地说不出话。这时班长向我竖起大拇指:“军人天生崇尚荣誉,你上道了!”

 

别离的礼炮声中 我哭成了泪人

时光飞逝,两年的军旅生活短暂而又耐人寻味。我愿意而又最不愿意的日子终于来了。2021年9月26日,那是我在部队的最后一天。凌晨五点,一阵阵礼炮的声响传遍整个营区,宁静的空气被撕裂得难以愈合。卸下军衔,脱下军装,我的心空落落的。老兵们排成长队站成两列,对我们施以庄严的军礼。看着他们,我知道今后再也穿不了心爱的军装、再也见不到那些朝夕相处的战友,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我忍着泪,笑着给战友们回礼,一边观望四周的人群,却始终看不见班长的身影。

突然,手机上发来一条消息,发件人是我的班长:“阿虎,你知道我这个人不喜欢分离,不来送你,是害怕看见你走我忍不住哭泣。你是我带的第一个兵,作为我的大弟子,以后的路,我相信你能走的很顺畅。真的很想以后的夜还是你叫我站岗,真的很想干活时你再过来搭把手,真的很想我累的时候你帮我再拿一次枪……但是你回家的列车已到站,我只能送你到这了……

最终,我在礼炮声中哭成了泪人。就在离别的大巴驶出营区的时候,我突然发了疯一样跑到大巴的最后面,向军旗郑重地敬上最后的军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