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您的位置: 首页 > 学工动态 > 正文

【军旅之星】计科1801班熊翊周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13日 14:00 作者: 来源: 访问次数:

 

熊翊周,男,汉族,湖北应城人,1998年3月生,共青团员。2018.09-2020.09服役于武警新疆总队某支队,荣获“四有革命军人”称号及嘉奖1次。现为数学与计算机学院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1801班学生。

3788公里 我从夏天走进了冬天

2018年9月,我们从武汉出发,在经历了三天三夜,3788公里的车程后,一行人终于到达了伊宁市,一路的颠簸已经让我们尽显疲态。凌晨1点我们在伊宁下了火车,准备转乘大巴前往则克台镇。当时所有人身上穿的是特别薄的春秋作训服,一下车,我们就立刻被冻得缩成一团。在武汉还是穿短袖的季节里,新疆已经快进入冬天了。

外面的风呼呼地拍打着大巴车窗,深夜4点多,我们到了营区。门口巡逻的战士穿着羽绒大衣提着警棍盾牌嘴里呼着白气,来回走动。我们在接兵干部的带领下走进了礼堂,进门就响起了班长们欢迎的掌声,他们一个个手、脸冻得通红地站在那里,他们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了,这几天新兵每天晚上很晚才过来,而他们要强忍倦意走出温暖的被窝把自己班的兵领进门。所有人都保持着微笑欢迎着我们的到来,我一下子被感动了。

刚进门班长就对我说:“欢迎来到特战九中队!”原来我们现在所进的班级就已经确定了以后这个班的兵所下的连队了。听班长说九中队是所有基层连队中素质最过硬的,所以才被大家称为特战九中队。

过后,怀着不安,我对班长说:“班长,我的身体素质很差,现在有190斤,役前训练3000米我都很难跑下去,以后我在特战九中队真的能适应吗?”班长说:“只要你相信我,跟着我训练没什么问题。”为了让我放松,班长打了一盆热水让我洗了脸。随着我的心里话一句句从口中吐出,我和班长之间的陌生感慢慢地消逝,班长了解我的家庭情况和生活经历后,拍拍我的肩膀告诉我,让我放心把后背交付给他。

虽然三个月掉了40斤肉 但我学会了报喜不报忧

最开始去部队的时候,不怎么和家里人联系,想着等取得了好成绩再跟家里人说。但是日常的训练少不了磕磕碰碰,身体受伤也成为了家常便饭。有时候受了委屈,就特别想和家人倾诉。但每次拨通父母的电话后,压力苦痛涌在嘴边却迟迟吐不出去,远在家乡的父母如果知道了,也只能是干着急。思量许久,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咽下,每次都笑着对他们说:“爸,妈,我在这边挺好的。”

因为身体素质差,班长让我们班每天晚上加小操搞体能。他要求我们在地上铺上一张报纸,什么时候报纸湿透了,什么时候就可以睡觉了。当时是冬天,汗一出来很快就干了,怎么可能把报纸打湿呢,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噩耗”。但是我们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那之后,一晚上只睡4个多小时对我们是常有的事,三个月不到我就瘦了四十斤。

有一次训练压力特别大,我很想跟家里人倾诉,但是手机上交了,还没有到发放的日子,所以当时没有机会说。于是我找到了班长,说出了我的烦恼。他语重心长地开导我说:“现在才是新兵连,你们就像一张白纸,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让自己褶皱,军营美好的生活掌握在自己手上。看开点,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一句又一句,一次又一次,班长的话让我的心变得坚强起来,也让我的性格也变得活泼开朗起来。

偷吃巧克力被罚 我懂得了什么是战友情

有一次外面下雪,我们在室内训练。同班战友在训练间隙趁班长被叫走,偷偷地从衣柜衣服口袋里掏出了几块巧克力,分给我们一起吃。

那个时候内务要求比较严,零食都是藏着吃的,正当我们“顶风作案”时,班长突然走了进来。我们其他人赶紧装作训练的样子在一旁做着动作,那个战友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脱口而出说:“班长,您要不要来一块?”班长非常恼火,把我们都叫到学习桌边蹲下。他让我们自己反思说一说做错了什么事。大家你一言我一句地说着那个战友的错误,说他不应该在训练时候吃东西,不应该把零食藏在衣服里。

没想到,大家说完后,班长更加生气了。

他把我们每个人都叫到他面前,挨个来了一个正蹬腿,说道:“你们是一个班的人,生活在同一个集体,我让你们反思,不是为了分清对错。我只是想看一看你们有没有人会去同情他,会去帮他求情,但是你们一个人都没有。我很失望,他应该也很失望,这样以后还会有人愿意帮你们挡子弹吗,战友之间怎么互相交付生命?”

听完班长的一席话,大家都非常惭愧。从那时开始,我意识到战友情和集体的团结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一次紧急集合 让我绷紧备战之弦

有一件事至今令我记忆犹新。那是10月25号的凌晨3点,距离授衔仪式还有7个小时。突然,宁静的营房里响起了一声尖利的哨音,睡得正香的我被身旁的战友叫醒,是班长的声音——“所有人穿常服集合!

穿常服?我们急忙跑到衣柜旁边手忙脚乱地开始往身上套。之前我们都是穿作训服,常服一直没穿过。第一次穿它费了不少时间,严重影响了我们的集合。

班长看我们一个个穿的邋遢样,先是讲这些错在哪里,又让我们按照各种穿法来了十几遍——左脚皮鞋右脚拖鞋、上身体能服下身常服……只有想不到的组合,没有他做不了的搭配。折腾了我们一个多小时后,班长又拿出了他的“老一套”——让我们蹲在学习桌边反思。这一蹲又是半个多小时。

最终,他开口说话了:“这里是新疆,之前是暴恐分子最活跃的地方。你们马上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武警战士了,平时不做好准备,万一哪天突然拉你们出去执行任务怎么办?我刚过来的时候,我的班长就告诉我,说我们武警的人头在外面黑市上标价500块。你们就这个样子,出去不是搞笑的吗?‘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你们能做到哪一个?连个常服都穿不好,不会穿也不问,脑袋里面在想什么?还好我晚上让你们穿了一遍,要不然明天丢的可不只是你们的脸!”

那是我第一次主动去思考当兵的价值,刚到这里的时候,感觉每天除了训练还是训练,简直就像一台机器。那天我反思了很久,我们的职责是维护社会稳定,保卫国家安全,尤其是在新疆这个暴恐分子活跃的地方,我们不能被“和平兵”的思想腐蚀,也正是这次教育让我正视了自己的身份。“养兵千日,练兵千日”这句话也深深地印入了我的脑海。从那天起,我决心不负班长的期望,立志成为一名铁血军人!

一天三个五公里 考核成绩中队第一

提到当兵,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是手握钢枪保家卫国的画面。我也如此,渴望着能够手握钢枪建功疆场。但是第一次接触这个铁家伙,我的内心是绝望的。

第一次摸枪是在新兵连时训练持枪动作,3.3kg的枪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我的手上变得越来越沉重,持枪的动作也逐渐变形。班长发现了这个问题后,直接就冲着我们说:“连枪都拿不住,还打什么仗!”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秉着那股不服输的劲儿,我开始刻苦地训练。

下连后,生活的节奏变得更快了,体能素质与老兵相比仍然有很大的差距。每天除了执勤就是训练,但是我们都期待着能有所提升。作为随时都有可能上一线的机动部队,好的体能是执行一切任务的基础。我们的中队长更注重这一方面,有时我们需要一天跑3个五公里——早上起床准备五公里装具、上午操课后来个五公里结束、下午体能训练再来一个五公里。在这样高强度的训练下,我们每个人的意志和体能都得到了极大的加强。一季度考核,我强咬着牙跟着队伍完成了五公里考核,其他的科目因为素质差而没有参加;二季度考核,我背着两把枪拉着体力不支的战友到达了终点,在其他科目中我也能达到良好水平,我们中队的集体成绩超过了预备特战集训队的成绩,取得了全支队机动中队的第一名。

角色转变 从受训者转变为组训者

转眼便换上了上等兵的警衔,随着角色的转变,我也改变了身份,从一名受训者转变为组训者。我成为一名小教员,开始带着新兵展开各项训练。我也是从新兵过来的,他们遇到的困难也是我所经历过的,所以我常常会和他们谈心交流,与他们打成一片。有时候班长对我说:“你得和他们拉开距离,不然以后他们都不听话,不服从管理,你就不好办了。”我也确实碰到这种情况,但每次都于心不忍,不会过分对待。

后来一季度五公里支队考核,我本着对自己严格的态度,对这群新兵们也给予同样的对待。我想激发他们斗志,让他们跑出一个好成绩。于是在考前我和他们说:“如果这次拖后腿了,小心回来我收拾你们。”到了考核的时候,我在队伍前扛着队旗,背了一挺轻机枪领跑。

跑着跑着,我就听到后面有两个人掉队了,我把旗子交给别人,跑到后面查看他们的状况。我接过他们的枪,边跑边鼓励他们,让他们坚持住。但是他们一直说:“班长,我们跑不动了,让我们掉队吧。”我们连队的领导也是同我们一起跑的,他在一旁大喊道:“如果他们实在不行,想放弃了,就让他们掉队吧。我们连队本次考核还可以允许一两个人掉队不计入成绩,其他人努力坚持下去就行了。”

我气得捏紧了拳头,咬着牙又冲到了前面。那次考核,我们没有拿到第一,那两个新兵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对考核成绩全然不在意。当天晚上,队长、排长、班长、副班长还有我,都对他们进行了批评教育。从那天起我仿佛像变了个人似的,对他们也不再好言相劝。我想让他们知道,现实是残酷的。所以我每天晚上都会带着他们搞体能,站岗的时候也会给他们讲部队里的规矩。我觉得自己像极了老师语重心长地在教导学生,全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载誉而归 放下枪是为了保护更多人

2019年8月,距离退伍只有一个月。连里要评“四有革命军人”,综合一年的表现,我的考核成绩优良,再加上我平时待人真诚,做事踏实,最终通过民主测评,我获得了这个荣誉。

8月31号的那天晚上,连队给我们组织了欢送会,并对我们几个优秀士兵进行了颁奖。“若有战召必回”——入伍的时候,我很期待能喊出这一句,但是真的到了这一天,想起自己马上要告别这个待了两年的第二故乡、告别朝夕相处的战友,我的心里五味杂陈,难以言喻。不知是何种缘分,我新兵连的排长,在我即将退伍之际又和我重逢了。以前,他老是用广普叫我小熊,听他的口音,我经常忍不住发笑,不过最后一次他叫我,我却再也笑不出来了。本来是欢送,最终眼里却充满了泪水。

                             

第二天早上5点多,我们就起床吃饭,准备踏上返乡的归程。楼下全是战友们的身影,窗外萦绕着“送战友,踏征程”的歌声。我们拖着行李箱,与连里的每个人拥抱告别。我们笑着给对方留下最后的印象,并约定多年后再聚首。我们向一起生活过的营房敬礼、向朝夕相处的战友敬礼、向高高飘扬的军旗敬礼。我的军营生涯随着这三个军礼正式宣告结束了。有人说:“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而我认为:当过兵,一辈子不会后悔!

之后,我选择回到学校继续完成学业,以自己的方式为祖国做贡献,同时下定决心要把部队的优良传统带回学校,不枉费我这两年经历的酸甜苦辣。拿起枪是为了守护更多的人,放下枪亦如此。

我会尽自己所学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这趟旅程深深地烙印在我记忆的最深处,成为我一生的精神财富。退伍不褪色——致敬我为祖国奋斗过的青春!